品前注意:
●請先知道何謂BL
└不懂得請去查國語字典(最好是會有)

林北幾雷郎嘛就快落欸哈哈哈哈<淚目>
●低級下流髒話有,R18有,請注意腳邊

●濫情大爆發
└很容易被戳到萌點...
所以總是不定期爬牆。

●近期大宗:SPN/SD、CD
└我完全無法停止意淫Dean^q^(ㄎㄅ

我可是萬年不更新的混蛋噢(*´∀`)
有點心理準備再掉坑噢☆<被輾過>


「大消息!!羅羅亞將軍被發現與敵軍有私通!!被皇上判決處刑啦──!!」


長長的尾音消失在村人們吵雜的討論聲中。



茶思村的一天沸沸揚揚的展開





+++

夜晚的茶思村,客棧、青樓,一家接一家,其中最特別的便是〝橘香樓〞
以美味料理聞名的客棧,也是美人兒最多的青樓。


此刻,橘香樓客人滿堂,空氣中交雜著菜香酒香,女子如黃鶯般的笑聲伴隨著男子粗獷的喧嘩聲。


橘香樓總是如此熱鬧。
客人滿堂,老闆自然笑的開心。



橘香樓的老闆娘─娜美,喜孜孜的站在櫃檯裡看著白花花的銀子源源不絕的流進自己的帳裡,笑的說有多燦爛就有多燦爛。



「今晚客人比平常多,是發生了甚麼事嗎?」店小二騙人布忙碌間偷了點閒,倚著櫃檯問到。
「可能是今早的處刑事件吧!」娜美揚揚下巴示意,「多了很多外來官僚。」



隨著娜美示意望了下,笑說「那每天有處刑每天進帳就多了些,挺不錯的。」



只見娜美眼睛一沉。「未必。」



「?」正感疑問,客席間便傳出一聲怒斥。



「老子只不過摸了下,又不會少塊肉!青樓女子還怕人輕薄?」
一群官僚抓著陪酒小侍拍桌大罵「你們老闆是誰?」



騙人步蹙眉,正要趕人,娜美便已走出櫃檯。



「喲~這位大爺別這麼氣嘛~」娜美巧步走向他,輕輕拉開小侍,舉起酒杯笑著說,「是我沒教好,我替小梅陪不是。」



其中似乎官階最大的官人見著娜美柔順可人,色心大起,淫笑著摸娜美的手。
「沒想到老闆娘是位絕品美人兒呢!不如老闆娘今晚陪我吧。」



此話一出,原本熱鬧的氣氛突然降低,甚至可以以聽到客席間有人不小心將杯子掉到地上,騙人布則搖頭暗道:他死定了


坐官人附近的常客瞬間有默契的一起起立,退後十步!彷彿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,摸著娜美的官人還洋洋得意時,一道旋風自廚房衝了出來。



官人飛起來了~~然後…華麗的撞上隔桌,桌上剩餘的菜渣開心的貼到他臉上以示歡迎之意。



「請別用你的髒手玷汙(我的女神ˇ)娜美小姐。」瀟灑的站在娜美旁邊,他就是茶思村聞名的色狼…呃…咳!是廚子─香吉士。



官人在同僚幫助下,好不容易爬起,見被人看笑話頓時惱羞成怒。



「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!?竟敢這樣違逆我?」官人狼狽的把臉上的菜渣抹掉,「我可以告你們忤逆官…」



顯然他有一大段話要說,只可惜香吉士沒那耐心,一腳再度踢歪官人的臉。



「抱歉抱歉,我一向對男人沒甚麼耐心。」叼著煙笑著臉,嘴裡說抱歉但腳上做的是另一回事。



香吉士一腳,「我最討厭對女人不尊重的人渣。」接一腳,「更何況你竟然對娜美(我的女神ˇ)上下其手!」將官人及他的部下當做皮球踢,正當他要順利將官人踢出門時,娜美制止他了。



娜美帶著甜甜的微笑走近被踢的半死不活的官人,「首先,對我們家小梅無禮,銀子一百兩~」伸手從官人身上掏出銀子,「再來ˇ嚇到我們客人、喝酒鬧事,銀子兩百兩~」娜美簡直在哼著歌了。



「最後,」甜笑瞬間變成母夜叉…「膽敢意淫老娘我!我讓你…」抬起腳,朝著(逼─)用力踩下「絕‧子‧絕‧孫!!」末了還轉個兩下。









在場帶把的個個冒冷汗,阿彌陀佛…嗚呼哀哉阿…

創作者介紹

Once And Again

guriguripapo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蚊
  • 不錯

    嗯哼,不錯咩~

    不過,在大考來臨還給我打這個,你是怎樣?!

    今早看到"大小愛吃"重撥的飛輪海

    媽呀~真是給它有夠養眼加遐想(邪)

    讚啦~~
  • 這個嘛~就是所謂的手癢<毆飛>

    對吧對吧對吧!
    那個大小愛吃真的是春色滿無邊(慢著!)

    小屁孩跟魔王哲的爭奪真的很明顯吧XDD

    guriguripapopa 於 2007/12/10 20:40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