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OP/香索】是吃醋嗎?


舊文挪移


高一寫的,好像(喂)













一如往常,梅利號在廣大充滿無限冒險的海洋上左飄右飄的,
像極了船上某廚師忘情奔向他最愛的兩名女性時跳的扭扭舞,只差梅利號的眼睛不是愛心型。

今天是晴朗的好天氣,一抬頭就能見到刺目的太陽。
太陽雖大,卻總是被調皮的雲朵遮掩的恰到好處,讓人能享有暖卻不悶熱的舒適感。


某廚子在他專屬的廚房裡打著如意算盤,正在想該做出什麼樣的甜點才能討得美人歡心。
一想到兩位美人嚐著美食的光景,這位廚子眼冒愛心思緒已不知飄到何處逍遙。

乍然靈光一閃,似乎是想到該做什麼樣的甜點了。



+++

腳步輕盈,掛著他完美的笑容,體貼的將美食放在小木桌上,接著介紹今天的甜點名稱及對身體的好處。無一不是一百分的紳士。

只是當其中一名美女高興說著好吃時,這名紳士立刻搖身一變,撒著花瓣轉圈圈,嘴裡大喊著〝娜美~~你是我夢的女神~~~〞,將紳士形象摧毀的一乾二淨,名符其實的花痴。

跳完他愛的圈圈舞,將銀盤上另一份甜點放置在難得保持清醒的綠髮劍客前。
帶著笑容凝望劍客佈滿懷疑及問號的臉,那是張陽剛味很重的臉。只有廚子知道,在只有兩人的曖昧氣氛下,他陽剛的臉染上紅彩的樣子是多麼頂級的催情劑。

漂亮的眉毛及深紅銳利的眼;堅挺的鼻子及性感皎好的薄唇。
無疑的,這是張會凝聚眾人目光的俊臉,只是這張臉的主人並不知自己多有魅力,品味極差的在腰部纏了個布兜。
這已足以驅趕所有愛慕他的女性。

廚子在心中對他的品味深深打上個大叉叉,卻又很慶幸他沒有品味,否則,他勢必會跟一大堆女性為敵。這是他最不希望的。

看著眼前很男人的劍客舉動像小孩般的望著那甜點,又抬頭望著他,如此重複。
可愛的讓香吉士好想扳過他的頭,恣意吻住他柔軟富有彈性的唇。但他可沒膽這麼做,因為他知道,以劍客的個性絕對會賞他一刀然後整整一個月對他不理不睬,他可不想獨守空閨啊。

見劍客終於有所舉動,拿著湯匙先是戳個兩下,看著他精心製作的橘子香凍左右抖個兩下。
驚訝的,發現劍客笑了,因為這水果凍讓劍客想到某廚子跳花痴舞的模樣。

劍客的笑如一支利箭,咻的一聲射進廚子的心坎裡,不但不痛,反而暖暖甜甜的。

拿著湯匙的手稍施巧勁,在水果凍上挖個漂亮的缺口,缺口上遺失的部分安穩的躺在湯匙上,
晶瑩剔透參著橘子果肉,在微光下閃著光,好美麗,讓劍客看的有些入迷。

用手肘輕推劍客,催促他吃下,因為他等不及看他品嘗甜食的表情。

將果凍送入口中,先是聞到一陣橘子馨香,碰觸到舌頭的是果凍特有的彈性。
用牙齒一咬,隨著果凍碎粒溢出的是橘子酸甜的汁液。

廚子仔細的觀察,從放入嘴後開始,劍客便一直咬著湯匙,眼睛微瞇的享受橘子的沁香。真的真的好可愛。

廚子滿意的笑了笑,聽到偉大的娜美小姐在呼喚著他,正準備飛奔而去時,發現右腳似乎被什麽拉住…低頭,一隻平常握著劍的手正小力拉著他的褲角。
很小力,只要廚子施力一抽,腳就可以自由了,可是他沒有。

他錯愕、訝異於劍客這類似撒嬌的舉動,好似小孩不希望媽媽離開般彆扭的耍著脾氣,他側頭想看清劍客的表情,劍客卻將頭往另一邊轉,執意不讓他看。

隨後…他鬆手了。廚子先是愣了幾秒,再次聽到娜美的招喚,腳一轉,走了。


只剩劍客仍坐在甲板上,腦中不斷的整理他剛剛的行為。為什麽…?為什麼要拉住他?


只知道聽到娜美叫他的名字時,心中泛起奇怪的感覺。悶悶的,相當不好受。感覺到他要
離開自己去找娜美時,手就下意識的拉住他了…

搖了下頭,不對不對!自己絕對不是希望他留下陪自己,絕對不是!

接著…又陷入思考。

「我為什麼要拉住香吉士…?」像是在對自己的心說話般喃喃自語著。

總覺得心裡似乎有個底,但直覺的不想揭穿。也不想知道。



「那是因為你在意我。」


身後傳來熟悉的音調,一雙大手從背後伸出將自己緊緊棝住,棝在他懷裡。

用下巴輕磨著索隆的綠髮,笑著說:

「因為你喜歡我。」


心中最不願揭穿的底被掀開了,毫無遮掩的裸露在香吉士眼裡,自己的心意。


嘴角上揚。

「我想…是吧……」





End
創作者介紹

Once And Again

guriguripapo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